夫妻搭档做饼_生活八卦_钱堂

  老公一句“不行,不行,太稀了”。本来就没谱的我“那再加面吧”,于是一轮加面。

  “你不知道烙什么饼,为什么说面稀了?我本来是想烙那种煎饼果子的那种,现在这样肯定比煎饼果子的稠了!”

  看着被加到满满一盆的面,心里却没有半点谱,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继续了。放弃吧,费了那么多面粉,是我买的精粉啊,很贵的。

  于是揪一小块,擀成圆形,查了查网上,刚要放五香粉。“哎哎哎,别放了,这是什么东西?”老公在我恨恨让他闭嘴之后又嚷嚷开了。

  总也觉得少点什么,脑袋里搜寻着小时候老妈烙油饼的残存记忆,开始倒了一点油,抹匀,加盐。

  我不断的实践要不要加豆瓣酱,是烙出来摸外面,还是摸里面再烙。事实证明摸里面不大靠谱,一擀就把皮撑快了。

  老公不断实践着要不要加盖子,要不要把它拽薄。在我三令五申不需给我拽的乱七八糟,难看的命令下,终于不拽了,真是烦人,他为什么老觉得他妈才是权威啊。